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茶道禅心

人活着,一定不全是快乐,我们要锻炼的就是消化痛苦的能力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转载]金瓶梅札记—潘金莲和奶妈小三之间的一场较量  

2011-06-14 21:19:00|  分类: 精华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天越来越热了。本想去外面玩玩看看,有时候看到外面遛弯的人真的很羡慕他们。能够享受悠哉悠哉的生活,多好啊。有时候,自己也在想,什么叫幸福?其实很简单,幸福就是知足常乐,幸福就是简单的生活。能够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,享受平淡的生活就很知足了。

可是,现实中,很多人没有这样的幸福。一个是生活压力增大,一个是个人的欲望太强。

有了这两点,即使生活豪富,也不会有生活的乐趣。

潘金莲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

自从嫁入西门府以后。潘金莲的地位一直是稳步上升的。即使是大娘吴月娘,在很多的场合也会很给自己面子。

三娘孟玉楼,自己在娘家就很有钱。嫁入西门府后,虽然和西门庆的关系不是特别密切。但是,西门庆还是很尊重这位三娘。因为她有钱。但是在夫妻生活方面,西门庆则很少去三娘房中。

对此,三娘孟玉楼安之若素。

孟玉楼有个做人的基本原则,就是不争。

不过,夫唯不争,世莫与之争。因为我不争宠,你们谁还能把我咋样?

孟玉楼是改嫁过来的,原来就是寡妇.所谓的贞洁,和从一而终,已经不是孟玉楼可以考虑的了。万一西门家有点啥事情,大不了再次改嫁就是了。

有了这样的想法,谁还能把三娘咋样呢。所以孟玉楼和谁都不红脸,还和五娘潘金莲成为了好友。当然,前提是要让潘金莲三分!

可是西门府里,  也有不让潘金莲的人!

说起这个人来,她还不是个主子。那么,她到底是谁呢?

话要从六娘李瓶儿说起。

六娘进入西门家,很快就怀了孕。生下了一个男孩。这是西门庆唯一的男孩。为了照顾李瓶儿的身体,西门庆就张罗着为孩子找个奶妈。

很快,这个奶妈找到了。

西门庆的好友推荐了一个人,这个人三十来岁。自报家门姓章,叫章四儿。刚刚生完孩子,孩子不幸死了。正好有奶,来西门家讨个生活。

西门庆看看这个女人,长的很白净,眉眼也算是端正。就是明显的营养不足,显得很是黄瘦。

不过这没有关系,西门家有的是好吃的。没过多少天,这个女人,在猪蹄和牛肉的滋养下,很快的白嫩起来。

由于西门庆经常到六娘房里来看看孩子,就和这个奶妈有了说话的机会。经过聊天,西门庆得知,这个奶妈小名叫如意。

如意三十来岁了。又结过婚,生过孩子。在西门庆的眼里,很有一种成熟女人的味道。这种味道,即使是妖艳过人的五娘潘金莲身上都没有。因为潘金莲没有做过母亲。那种只有做了做了人母才能显示出的那种温柔似水的情怀,潘金莲没有,大娘吴月娘也没有,三娘孟玉楼也没有,四娘孙雪娥和二娘李娇儿更没有了。

所以,西门庆有时候,会多多的看上这个奶妈几眼。

不过,由于此时六娘李瓶儿还在世,更因为李瓶儿也生了个男孩,还特别可爱。西门庆当然满足于李瓶儿那种丰腴而又温柔的富贵之乡了。

尽管六房妻妾,尽管花开富贵。但是作为男人,西门庆还是更加喜欢那种传统的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感觉。这种感觉,在别人那里是没有的。因为只有血缘关系的纽带才能将感情缠绕在一起。

西门庆和李瓶儿越来越近乎。在他的眼里西门府虽然大,但是,似乎只有李瓶儿的小院才是自己的家,李瓶儿和孩子的大床才是自己的热炕头啊。

西门庆常说:有孩子的屋子很热闹,没孩子的屋子很冷清。

但是,现实是残酷的。有时候,残酷到西门庆自己都不能掌控。和李瓶儿一墙之隔的五娘潘金莲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。

别人的春宵恰恰是自己的长夜。孤灯冷炕,这样的日子还能够多久?李瓶儿已经是超越了大娘,孩子早晚要长大,将来西门庆要是立了李瓶儿为正房大娘,母以子贵,潘金莲最后会连个丫鬟都不如。想到这儿,潘金莲感到后背一阵阵的发凉,真的没有希望了!

不行,不能这样坐以待毙。这个世道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没有任何仁义可讲。想到这里,潘金莲冷冷的笑了。

在妒忌恼恨之余,潘金莲终于下了毒手。

李瓶儿母子先后离开了人世。

潘金莲长出了一口气,西门庆可以回心转意,从新爱自己了。但是,就在金莲刚刚安定下来,准备在西门府里重振雄风的时候,一个意外的消息,几乎将潘金莲再次打倒。

就在李瓶儿刚刚去世的时候,西门庆为了永久的纪念李瓶儿,招来画家为李瓶儿画了一幅画像。供在了李瓶儿生前的卧室里。每天由李瓶儿的丫头和奶妈如意负责打扫和上供。每天都是新鲜的炒菜和点心水果。上供完了,西门庆就来到李瓶儿的卧室里和丫鬟奶妈一起吃饭,享受供品。旁边还摆着李瓶儿的碗筷,就好像李瓶儿活着一样。

当初,李瓶儿临死,曾经对大娘吴月娘嘱咐过:知道大娘也有了身孕,这个奶妈就不要让她离开西门家了。大娘生了孩子,由她继续给喂奶吧。吴月娘答应了。

李瓶儿刚刚死的时候,西门庆每天都到李瓶儿的房里和丫鬟如意一起吃饭,借以缅怀逝者。不料,这给奶妈如意找到了一个以前都不敢想象的机会。

晚上,西门庆要在李瓶儿的大床上睡觉了。奶子如意自然就上前为西门庆洗脸,洗脚,铺床,在这当儿,西门庆仔细的看着奶妈娴熟的动作,越看越觉得亲切。因为如意也是个母亲了。

西门庆不知不觉,就把如意当做了另外一个李瓶儿了。

西门庆躺下后,示意奶妈不要离开。如意当然明白主子的意思,很顺从的钻进了西门庆的被窝。

第二天,起床后。西门庆当场就赏了如意四根玉簪。还有些新的衣服。

别看小小的簪子,几件衣服。还有一夜温存。奶妈如意的生活已经有了质的变化。她明白,自己可以不离开西门府了,即使是大娘不要她,还有西门庆呢。

如意的脸上露出了很久未见的笑容。前一段时间,李瓶儿死后自己的惊慌和迷茫一扫而光。她跑到后面的大厨房,和大家聊天,说说笑笑,故意的让大家看看自己的新衣裳和首饰,其意不言自明!

这一切,都逃不出五娘潘金莲那双犀利的眼睛!

她立刻明白,自己的如意算盘打空了。

前门走了虎,后门来了狼。

潘金莲的第一反应,就是去找大娘吴月娘告状。没有想到,大娘听了金莲的话,就淡淡的说了一句:

豆芽菜,她捆不成个捆。言外之意已经很清楚,一个奶妈,还能翻天?

可是,潘金莲不这样认为,她觉得这个奶妈很是危险。万一她也生个儿子,不又是第二个李瓶儿了吗。西门庆可以六房姨娘。谁规定不能七房,八房呢。金莲又一次陷入了忧虑之中。

事情真的按金莲的想法发展了。这一天晚上,在被窝里,西门庆对着如意说:

没有想到,你的身子和你娘(李瓶儿)一样白,和你在一起,就像你娘还活着一样。

如意听了,心中暗喜:

瞧您说的,我哪能和娘比啊,那是将天比地。奴婢只知道将您伺候好了就行了。

西门庆听了,觉得这个女人很会说话,更加喜欢:

你好好的照顾我,我不会亏待你。要是你有了孩子,我也给你个名分,将来你也做个娘!

有了主子这个话。奶妈更加殷勤得伺候着西门庆。使得西门庆更加离不开奶妈了。

没有不透风的墙。很快,潘金莲知道了这一切。于是,五娘再一次来到了上房,向大娘汇报。

出乎潘金莲的所料,大娘却说了潘金莲一顿:

你有话干嘛不直接和她说啊?为啥老是叫我做恶人?你当我是傻子?以后你别自己做好人,有啥话你自己和她说去?我不管你这闲事!

五娘碰了一鼻子灰。

潘金莲回到家里,越想越气,忽然听到外面吵嚷。金莲就问是咋了?大丫鬟春梅在外面高声说;

我想替娘锤锤裹脚布,找如意去借棒槌,她说正给爹(西门庆)锤衣裳,不借。

潘金莲闻听大怒,好你个如意,你在西门家还真的想如意?你等着。

想到这,潘金莲一阵风似地来到六娘李瓶儿的院子。一进门,正看到奶妈如意正在给西门庆洗衣服。

看到五娘来了,如意知道来者不善,就连忙陪着笑脸:

五娘来了,要借棒槌?叫春梅姐拿去使吧。

过去,因为没有啥洗衣机,农村洗衣裳都用棒槌,现在生活条件好了 ,估计很多人已经不用了。但是在明代,棒槌是洗衣裳必用的工具。因为衣裳洗好后,要用棒槌细细的槌软了才好穿。

此时的潘金莲看到如意的笑脸,气就不打一处来:

你这个女人,少在这里说嘴!你主子死了,这个家你就能当上了是不是?西门庆的衣裳,幸亏有你这样的贤惠老婆给洗,你瞧你真是你爹(西门庆)的贴心宝贝啊!我们这些正经的老婆都死绝了,轮着你给他洗衣裳?

如意一听:呦,五娘咋这样说话?这些衣裳是大娘吩咐的,又不是我故意揽这个事!

这是实话。如意对于五娘这样说话,也是很有点意见。但是,潘金莲看到如意敢和自己顶嘴,不禁大怒:

浪汉的淫妇,你还敢顶嘴!我问你,半夜里给他端水递茶的是谁?钻被窝的又是谁?你就偷吧,你就是再偷出孩子来,我也不怕!

这句话是潘金莲最担心的。她就是怕如意生孩子。嘴里说不怕,心里最恐惧。

没有想到,潘金莲的这句话招来了奶妈的愤怒,如意心想,李瓶儿的孩子不就是活活的让你潘金莲给害死的吗?想到这,如意抬起头来,两眼直直的看着潘金莲:

正经有个孩子不也是死了吗?俺们想不到那些!

这是如意发自内心的控诉!

潘金莲一听,勃然大怒,冲上前去,死死的抓住奶妈的头发,一边用手狠狠的抠如意的肚子,就要往死里打。此时,潘金莲真的想打死面前的这个女人!

幸亏众人给劝开了。此时,三娘孟玉楼也知道了此事。赶来将盛怒的五娘拉到自己的房中。

潘金莲气得手都软了,对着三娘,大骂如意:

这不又一个李瓶儿出世了吗?老话说得好,南京沈万三,北京枯树湾,人的名,树的影!早晚雪化了死人会露出来。将来有了孩子,她就是新的六娘!

孟玉楼没有说话,她很冷静。因为她明白,这件事,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。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劝劝潘金莲不要生气。

西门庆知道这件事后,笑了一下,就对奶妈说:你去给五娘陪个不是就完了,呵呵。

西门庆觉得,这件事没有啥了不起,看到大家吃醋,还挺好玩的呢。

如意找个机会,给潘金莲磕了头。潘金莲仔细的想了想,事情已经这样了。闹也是无益。索性大方一点吧,省的到处结仇。于是,就默许了如意的道歉。

得到了五娘的默许,西门庆和奶妈更加肆无忌惮。而当有一次,西门庆明确的在潘金莲的面前表示要和奶妈一起过夜时,潘金莲沉默了。

良久,潘金莲才抬起头来,问西门庆:你是就和她睡这一两次,还是打算和她长久的睡下去?

西门庆笑了:就这一两次,谁和她长久了?

潘金莲又一次沉默了。但是,当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,还是发了狠:

你可以和她来往,我也管不了你们。但是,不许你让她在我们面前装腔作势。要是她敢在我面前来劲,我就把你的下截给咬下来!

潘金莲这样说,也是无奈之举。在这样的条件下,潘金莲觉得活着真累!有时候想,还不如嫁个普通人好好的过日子呢。就是穷点,男人爱自己,也是很幸福的啊!想想现在,真的看不到希望。

如意在西门家一直呆了下去。后来大娘生了孩子,如意还真的又当上了奶妈。有时候,西门庆要喝点人奶,如意也挤上一碗给西门庆喝,为的是给西门庆补补身子。

在如意的身上,西门庆隐约的找到了一丝母爱的温馨。这是自幼丧母的西门庆对于母亲的另外的一种怀念吧。

西门庆死后,如意坚持留在西门家,最后和一个家奴结了婚。伺候着吴月娘一直到老。她真的西门家兴亡的见证人。她以一个普通女人的智慧最终为自己找到了理想的归宿。

而潘金莲呢,在得不到西门庆一心一意的爱恋之后,她又在继续寻找着自己的感情寄托,有一天,她忽然感到,机会就在自己身边。

请您继续关注:金瓶梅札记之潘金莲的故事—第二次出轨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